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何必单恋一枝花

何必单恋一枝花

何必单恋一枝花

五两 著 主角:吴荣 张小荷

完结免费

《何必单恋一枝花》是由五两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为吴荣 张小荷,主要讲述了:吴荣醉醺醺的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奶奶个球,又不是老子结婚,干嘛把我灌醉,张小荷,总有一天我要上了你,突然听见那房间里的女人声音......

20万字|5950次点击更新:2018/09/03

在线阅读

《何必单恋一枝花》是由五两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为吴荣 张小荷,主要讲述了:吴荣醉醺醺的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奶奶个球,又不是老子结婚,干嘛把我灌醉,张小荷,总有一天我要上了你,突然听见那房间里的女人声音...

免费阅读

初春的天气,还带着些许凉意,正是 下午两点,微带醺意的吴荣扯着皮带匆匆往后院里屋赶去。

“他奶奶个熊,表姑又不是跟老子结婚,姚狗子那傻蛋灌老子酒干啥!”他嘴里嘟哝道,匆匆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就扯开裤腰带,撒起尿来。

今天是吴荣表姑大婚的日子,从中午喝到了现在,饶是吴荣酒量还算过得去,却也险些给灌醉了,虽然脸上高高兴兴,但是吴荣的心头可还真不是滋味儿,因为他一直暗恋的表姑嫁人了。

他正琢磨着待会儿咋想个办法溜掉,忽然听见不远处隐隐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哼叫声,一转头,便瞅见了对面墙根处露出来的一截裙摆,咦?吴荣皱眉,伸手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不由惊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这?!

只见那远处的墙根角落,竟然正蹲着一个女人,因为她躲在墙根角落,旁边又有一些花坛罐子挡着,要不仔细看,还真没办法发现。

此刻这女人背对着吴荣,乌黑的长发披肩,一身青蓝色套裙被撩起到了屁股上面,那白净的肌肤和诱人的屁股蛋子轮廓居然完全暴露在了吴荣的眼皮子底下!

难不成……她,她也在这儿撒尿?

吴荣张了张嘴,一时间险些流出了鼻血来,他今年都满二十三了,可是因为家庭原因,到现在他都还没有结婚,更从来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骤然看到这样的一幕,他哪里还受得了,只感觉下面那地儿都一下子起了反应……

仔细看看,吴荣便认出了这女人是谁,村里的陈寡妇,但是……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如果陈寡妇是在撒尿的话,为啥她会发出这样的叫声,而且……她的手……

吴荣的眼睛再次瞪大,不过这一次,他的嘴角也是不由渐渐勾了起来,这陈寡妇他娘的哪儿是在撒尿,她分明是躲着一个人干那种事情!

从背后看去,能够清楚见到陈寡妇的小裤已经褪到了白净的腿上,她低着脑袋,明显已经到了关键时候,跟西瓜一样大的两瓣肥嫩屁股渐渐抬起,双手不断冲着更深处倒腾……

看到这一幕,吴荣只感觉下面那地儿好像都要爆掉了一样,他这个二十几岁还没折腾过女人的初哥,何时亲眼见到过这样劲爆的画面,更何况这个陈寡妇他还认识!平时人前正经得很,哪里想得到暗地里她居然会干这样的事儿……

吴荣抬起头,见四下没人,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就冲到了那陈寡妇的背后!他一探手,便一把将陈寡妇的身子给紧紧抱住了,那大手更是飞快按在了陈寡妇前头那鼓鼓的地方,前所未有的刺激,让吴荣舒坦得几乎都快要叫出来了……

没看出来,这陈寡妇的身材还真他娘的有料,咋大的一只手都抓不过来咧……

嗅着幽幽发丝间的香味,又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吴荣自然是欢喜不已。

但是那陈柔却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快要昏了过去,她心跳一阵加速,放在下头的那只手掌更是猛地顿住,涂了口红的小嘴一阵发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本来干这种事儿就已经很那啥了,现在居然被人发现了,这要是传了出去,让她以后可咋出去见人……

但是随即她闻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浓郁的酒气,再加之抱住自己的那双手一点都不老实,难不成是有喝醉了占自己便宜?陈柔秀丽的眉头一皱,连忙抓住那人还想继续向下去的手,压低声音道:“你干啥!快……快松手……”

说着她便要转过头来,却在这时候,背后传来了吴荣的声音:“柔柔嫂子,你在干啥啊?躲在我表姑婚房墙角鬼鬼祟祟,你是想偷啥东西么?我这就叫人来,不然丢了啥东西我可赔不起!”

一听到背后吴荣的这话,陈柔的一颗心又是提了起来……叫……叫人来?现在她可还光着腚呢,吴荣又这样抱着自己……这要是来了人看到,那还得了!

本来俗话就说得好,寡妇门前是非多,陈柔可不想以后被人戳着脊梁骂。

她身子一颤,连忙结结巴巴说道:“别……别叫人,我,我不是来偷东西的……”

感觉到陈柔明显有些害怕了,吴荣心下也是不由嘿嘿一笑,一双手更是肆无忌惮地在陈柔那地儿狠狠摸索了起来,他口中又是说道:“那你是来干啥的?”

陈柔此刻心里是又羞又怕,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她几乎是带着哭腔说:“我……我是来撒尿的。你,你快放了嫂子吧……”

吴荣撇嘴笑了出来,心下暗道,撒尿?要是天底下女人都像你这样撒尿那还得了,不过他嘴上却不说穿,一双手还是死死地逮住了陈柔的那地儿。

一边感受着那从来没有机会尝试的舒坦,一边接着几分酒劲儿接着逗陈柔道:“柔柔嫂子,我可不敢放,万一你真是来偷东西的可咋办,我一放手你岂不是就跑了?”

陈柔满心无奈,只感觉吴荣的一双大手抓的更加用力了起来,揉得她身子都开始发热了起来,再加上下面屁股边上,有一个滚烫坚.挺的东西正顶着自己,她可是过来人,哪里还不知道那是啥东西……要是再这样下去,陈柔可真要受不了了,她连忙颤抖着说:“吴荣,我真不是来偷东西的,我……我,你自己看看屋子里就知道了!”

吴荣皱了皱眉,倒也是奇怪地缓缓抬起头来,屋子里咋了?

他们旁边墙壁后面就是婚房,旁边就有一扇窗户,上面还贴着囍字呢,可是隐隐约约却能够听见屋子里传来了阵阵女人轻哼声和床板摇晃的“嘎吱”声响……

听到这声响,吴荣心下更加奇怪,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吴荣哪里不知道这是啥声音,透过窗户往里一看,他整个人瞬间就愣住了!原本抓着陈柔的那双手也是渐渐松开了来……

喜气的大红棉被,亮堂宽敞的大床上,此刻却有一对啥都没穿的男女正“哼哧哼哧”地干着那事儿……

那女人趴在床上,一边摇晃着屁股一边叫唤,白净的皮肤就跟白玉似的,晃得吴荣几乎要流出鼻血来了……

在女人的身后,那个男人卖力地折腾着,嘴里还轻声说着:“香梅,你的屁股可真大,比城里女人都好看……”

听到这声音,吴荣瞬间捏紧了拳头,只感觉一股热血冲上了脑袋,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