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锦瑟华年相思弦

锦瑟华年相思弦

锦瑟华年相思弦

作者:云七少 主角:上官华年 左锦瑟 来源:万读小说

连载免费 虐恋 古风

由萌点阅读为您提供《锦瑟华年相思弦》完整版阅读,讲述了爱人背弃、妾室欺凌、闺蜜夺夫…… 懦弱如她,终是心如死灰。 青莲城外,她将锋利的金簪深深刺入某女脸颊。 看着鲜血殷红如花,她却笑意满面。“疼吗?疼就对了。当日,你处心积虑毁我容颜;今日,我不过是将你所做的还予你罢了。” 从地狱而回的那日她便发誓:此生她将化身修罗,以命索命!...

0.6万字 更新:2019-12-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由萌点阅读为您提供《锦瑟华年相思弦》完整版阅读,讲述了爱人背弃、妾室欺凌、闺蜜夺夫…… 懦弱如她,终是心如死灰。 青莲城外,她将锋利的金簪深深刺入某女脸颊。 看着鲜血殷红如花,她却笑意满面。“疼吗?疼就对了。当日,你处心积虑毁我容颜;今日,我不过是将你所做的还予你罢了。” 从地狱而回的那日她便发誓:此生她将化身修罗,以命索命!

免费阅读

冷,刺骨的冷!

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几乎瞬间就将左锦瑟体内的血液凝固。

求生本能下,她死命挣扎着,一只手死死按压住她头顶,让她无法喘息,无力反抗。

寒池水从她口鼻间迅速渗入,左锦瑟想呼吸、想叫喊,却感觉胸口恍如压了块巨石般,憋闷剧痛的令她喊不出口、叫不出声。

就在眼前一片黑暗,她以为自己即将死去时,头皮处忽然传来一阵刺疼,一只手狠狠将她从寒池中提了出来。

“呵,左锦瑟,你果然生来贱命,这么折腾都不死!”不远处响起一声轻笑。

左锦瑟剧烈咳嗽着,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空气。

“堂堂左氏一族的大小姐,竟落得如此下场,真是件令人愉快的事!”笑声还在持续。

强撑着几乎要裂开的头,左锦瑟努力睁眼望去,朦胧中只见粉面朱唇、云鬓高绾的宁星茗,正俯身笑看着自己。

“咳,咳……宁星茗,华年不,咳……咳……会,放过你……”

“呵呵,左锦瑟,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将军夫人?不过是个贱人而已!”宁星茗瞥了她一眼,满脸不屑。

“扶小,看来我们的将军夫人还不够清醒呢,再好好帮帮她!”

“是,表小姐!”

寒池之水再度朝左锦瑟袭来。

她不知道自己被按下去了多少次,又被提起来了多少次,浑身已经虚软的再没一丝力气,就连意识也变得迷糊了起来。

茫然中,她隐约看到一抹月白色缓缓行来,瞬时精神一震,心中无端生出了一抹希望。

是华年!上官华年终于救自己来了!

左锦瑟是木须国开国大将军左国公的后人,十六初识上官华年,十九嫁与他为妻,过门两年来她深爱着他,更将他视为了自己的一切。

可昨日一觉醒来,天地却都变了色。

左锦瑟说不清自己床上为何会有别的陌生男子?更说不清自己为何会衣衫不整?她想要解释,但上官华年不愿听。

“华,华年……”

哆嗦着喊出了上官华年的名字,左锦瑟眼眶一热,一行清泪夺目而出。

“茗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一如往昔的清冷声音,但开口问的却不是左锦瑟,而是自己的表妹宁星茗。

“表哥,我实在气不过这个贱人做的那些腌臜事,所以想替你小小的惩戒一下她。”

眼中飞快闪过一抹痛色,上官华年星眸依旧无波无澜。“此事不用你管,我自有定夺。”

“表哥,昨天的事如今可是传的沸沸扬扬,整个王城都知晓了。那个野男人就算当场自尽,可她毕竟还是你府里的人,总不能一直这样默不做声吧?不如,你休了她可好?”

“不,不要……”左锦瑟颤声想要阻止。

上官华年终于踱步到她跟前,高挑的剑眉微蹙,眸子冷得如同寒池之水般,朝着一旁高大的壮妇漠然说道。“放开她。”

扶小手一松,左锦瑟瞬时跌落在地。

她顾不得浑身的疼痛与僵冷,手脚并用着爬到了上官华年脚下,颤抖着手紧紧拽住他月牙白的袍边。

“不,不要,休我!华年,你,听我解释……”

“贱人,还不闭嘴!”宁星茗猛然呵斥出声。

左锦瑟却不管不顾地哀求着。“华年,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罢了!”上官华年淡然出声,左锦瑟一喜,下一秒却跌落地狱。“休不休你都一样!三天后我迎单芸霜过门,你搬去涤尘院。”

迎娶单芸霜?左锦瑟不敢置信地瘫坐在地。

“还有,本将军是看在你爹头上才没把事情做绝,你好自为之!”语毕,上官华年转身就走。

左锦瑟却死死拽着他的袍边不放,上官华年眼中闪过温怒。“松手!”

“不要,华年!你答应过我,此生只爱我一人,携手共白首……”

没等左锦瑟话说完,上官华年再也忍不住怒气,一脚踹了过去。“滚!”

不想,这一脚正正踹在了左锦瑟肚子上,她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整个人捂着肚子蜷缩了起来。

腹部一阵翻天覆地的绞痛,撕扯着左锦瑟五脏六腑,令她惊恐不已。

“华,年……我已有,三月,身孕……”

上官华年本是波澜不惊的眸子,瞬间掠起无数风雨。“孩子?谁的?”

“是,我们的……孩子……”

“贱人!怎么可能是我表哥的?你进门两年时间都没有动静,奸夫才死,你这就有了身孕?要不要这么巧?”宁星茗在一旁冷笑。

“求你,快请大夫……这,是我们,的孩子……”左锦瑟想要再次起身跪求,却怎么都起不来。

默然几个呼吸后,上官华年终于开了口。“扶小,将她送去涤尘院。”

“是,将军!”

“华年,这是我们的孩子,求你请个大夫……求你,救他……”泪珠大滴大滴滚落在地,左锦瑟心中满是绝望。

月前,她才被陈大夫诊出喜脉,本想给上官华年一个惊喜,不曾想却是害了腹中婴孩。

“将军,您看?”扶小躬身询问。

“这孩子,不留!”

上官华年扔下这句话后大步离去,没有半点迟疑。

“上官华年,不要走!”左锦瑟凄厉大喊,上官华年没有回头。

左锦瑟捂着肚子想要起身出府找大夫,她强撑着身子刚站起来,却又啪嗒一声再次重重摔落在地。

一旁,看了许久的宁星茗满脸得意。

“呵,真是可怜!我表哥不愿要这个野种呢。左锦瑟,刚才表哥还忘了告诉你另一件事,三天后我会和单芸霜同时进门!惊喜吧?”

“你……咳,咳……”

指着宁星茗,左锦瑟再次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咳着,咳着,一口鲜血便从她口中呛出,却是气顺了许多。

看着那触目惊心的点点殷红,宁星茗脸上笑意更盛。“扶小,还不将你们夫人送去涤尘院?对了,去之前再给她好生洗洗。”

“是,表小姐!”

扶小大步上前,抓起左锦瑟就将她再次扔进了寒池。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