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王爷他主动求虐

王爷他主动求虐

王爷他主动求虐

作者:很纠 主角:杨清焰 成江洗 来源:原创书殿

连载免费 腹黑 扮猪吃虎 宠文 重生

作者很纠大大的最新力作《王爷他主动求虐》现可在萌点小说网中阅读啦!这本主角是杨清焰成江洗的小说非常的精彩,某日,公主突然张榜寻医。 江北王闻此消息,着急赶来关切道:“公主所患何疾?” 杨清焰捂了捂心口,她重活一世是来报仇报怨的,岂能将短处露于人前。 不成想一向实诚的大丫头回道:“公主近日总是心跳加速,寝食难安,故才寻医。” 江北王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 杨清焰:…… ...

3万字 更新:2020-02-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作者很纠大大的最新力作《王爷他主动求虐》现可在萌点小说网中阅读啦!这本主角是杨清焰成江洗的小说非常的精彩,某日,公主突然张榜寻医。 江北王闻此消息,着急赶来关切道:“公主所患何疾?” 杨清焰捂了捂心口,她重活一世是来报仇报怨的,岂能将短处露于人前。 不成想一向实诚的大丫头回道:“公主近日总是心跳加速,寝食难安,故才寻医。” 江北王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 杨清焰:……

免费阅读

冷风张牙舞爪着,透过肌肤,直直的侵.入心脏,冻得杨清焰瑟瑟发抖。

她一身红装,立于城楼之上,漫天的灰色里,唯她不容忽视。

她盯着对面那人,对面那人亦回以她同样的注视,只是两人眼睛里承载的东西,却是截然不同。

许久,她才动了动快要冻僵了的嘴唇,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你当真不肯退兵?”

铺天盖地的喊打喊杀声早就淹没了她的声音,但杨清焰知道,他一定听见了自己在说什么。

要不然他怎么会摇摇头,然后举起手中的利剑,对着他的士兵厉声道:“速破宫门!”

杨清焰自嘲一笑,果然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但她终究是无可奈何了,她灭不了他的野心,也阻止不了他进宫,现下,她唯一能决定的怕是只有自己的生死了。

杨清焰低头向下看了一眼,这百尺的宫墙,跳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摔个粉身碎骨。

想着想着,杨清焰竟笑出了声,那倒也好。

让他看见曾经日日夜夜相对的枕边人摔成妖魔鬼怪的模样,只怕日后夜夜都要被吓的不得安寝了。

既然她不能活着寻他的仇,那死时吓一吓他也是好的。

这般想着,便是再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不过是一腾一跃的事情,她便彻底得了解脱。

失去意识之前,她最后一眼看见那些身着黑色铠甲的士兵终于费力的撞开了那道宫门,发出“轰”的一声响,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但是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竟还觉得有点惋惜。

她往日偷逃出宫,走的都是偏门小路,这大门还甚少走过,今日换个角度,从半空中看,倒是发觉这正门可比那小门气派了不知多少倍,只她以后是再也走不成了。

大雪连着下了许多日,炽元城里一派寂静,人影都看不见几个,就是有那几个也都行色匆匆的。

杨清焰茫茫然的醒了过来,第一反应竟是感叹成江洗的慈悲。

她还记得她从城楼一跃而下的时候他都不为所动,指挥着他的军队攻破皇宫的最后一道防线,稍后居然没让他的铁骑从她身上踏过,竟还救活了她,果真是善良大度。

想着想着,杨清焰就傻了,全因她举目看了看四周,实在是想不通成江洗救人就救人了,干嘛还将人放在这冰天雪地里生生的冻着。

虽然她也没觉着冷。

再远远的看去,呦,好不眼熟,那不就是她那日从上面一跃而下的宫墙吗。

此时再看,真是无限感慨呀。

只是还没等杨清焰感慨完,便被吓了一跳,有一个人正直直的朝着她走过来。

杨清焰赶紧出声提醒那人道:“这位兄台慢行,要撞着人了。”

那人却连理都不理,步速未见一点滞缓,眼看着就要撞上了。杨清焰一时间怒从心底起,伸手便准备推他一把。

只那人不知被施了什么法术,杨清焰的手竟然直直的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

杨清焰似是被火灼了一般,匆匆的收回了自己伸出去的手,有点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又一眼。

再抬头的时候,刚刚那个人已经走远,依旧是低着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杨清焰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宫门边,宫门大关,她却伸出手,缓慢坚定的向前探去,双手触到宫门,然后...穿过宫门,就好像这门不存在一样。

“不不,是我不存在......”良久,杨清焰才终于反应过来,喃喃道。

皇宫内。

其明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房门外,冰天雪地里,他的脊背挺得僵直。

门“吱扭”一声被推开了,成江洗单衣薄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其明,眼里不带任何感情,没有悲悯,没有伤感,更无难过。

其明忍住身体和心里的寒意,一把扶开地上厚厚的积雪,重重地给成江洗磕了三个响头,“请王爷放过清然,公主生前最是疼爱清然,王爷怎么忍心寒了公主的心。”

成江洗并不理他,只抬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天空,雪花一片片的落下,落在他的额头上,脸颊上,手臂上,化成水珠,凉了他的肌肤,也凉了他的心。

她曾经答应过他的,闲暇时定会陪他踏雪赏梅,如今是她该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正因为是这样,我才偏不能放过,”成江洗喃喃道,声音冰冷,却透着坚持。

任谁都知道,杨清焰最爱的人便是杨清然,如果,杨清然出事,那她会不会......

耳边又响起国师的话,“魂在则人在,魂灭则人灭。”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哪怕不择手段,哪怕要赌一把,他都要紧紧握住。

其明只觉得一瞬间凉入骨髓,他知道成江洗在坚持着什么,可正是因为知道,才越发觉得难过,他膝行到成江洗的面前,哀切的说道:“王爷这又是何必呢,就算您杀了清然,公主也不会回来了呀......”

成江洗却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然后背转过身,不再理他。

北风呼啸着擦过成江洗的身体,他却恍若未觉,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清焰只觉得无奈,看这幅场景,这人似是在等她出现,只她都已经接受了她已死的事实,这人又还在执着些什么,难道是嫌她还未死净。

想到此,自醒来一直感受不到冷暖的杨清焰竟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暗道:“这人也忒狠毒了一点。”

她觉得一定是上天垂怜,念她走的太匆忙,所以才给她机会让她最后去看一眼弟弟清然,要是被这人发现她还有一魂尚存,想必她就再没有见清然的机会了。

盯着成江洗那张冷酷无情的脸,杨清焰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这个人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只是还没等杨清焰转身离开,远处就有钟声响起,杨清焰识得,那是宫中报丧的钟声。

清然,难道是清然......

杨清焰不敢多想,可是其明已经“腾”的站起身来,快速的向着皇宫正中央跑去。

那里是明辉宫,是清然的寝宫。

其明都跑的不见踪影之后,成江洗才缓缓的转过身来,目视着前方这茫茫的雪地,眼里没有丝毫愧疚,如同这冰天雪地一般冷漠。

明明只是一抹孤魂,可杨清焰却一瞬间痛彻心扉,那可是清然,无辜善良的清然,再怎么样她都未曾想过他会对清然狠下杀手。

又一股北风席卷而来,夹杂着的还有其明撕心裂肺的怒吼声,痛苦且绝望。

杨清焰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这北风吹断,她只觉得身子越来越沉重,眼前的景象一点点变得模糊。

杨清焰心里空荡荡的,她看着成江洗,不知怎的,突然感觉脸上湿润润的。

伸手抹了一把,竟是满手的水痕。

看着看着,她便笑出了声。

如此也好,很快她就能见到父皇,见到母后,还有清然,他们一家就要团聚了。

以后就再也没有那些恩恩怨怨,她终于可以一身轻松了。

重重的叹了口气,杨清焰猛的闭上双眼,黑暗迟早要来,即是如此,那她不妨主动些,先去找它好了。

蓦地,成江洗的眼睛却像是聚了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杨清焰,嘴唇一上一下呼唤道:“清焰......”

杨清焰听见了,她不自觉的动了动眼珠,却终究还是没有睁开双眼。

有什么意义呢,以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杨清焰这个人了。

风重重吹起,扬起漫天雪花,雪花纷纷洒洒,落下的地方却再无一人一魂。

成江洗失神的望着自己伸向空中的手,这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是清焰,是杨清焰她回来了。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狂喜还是酸涩,亦或是其他的什么。

他猜想的没错,在杨清焰的心里杨清然的分量果然无人能及,只要杨清然一出事,杨清焰绝对会回来。

成江洗直直的盯着刚刚杨清焰出现的地方,眼睛一眨都不舍得眨,他从未像现在这般,野心和欲.望疯狂的生长着,铺天盖地,几乎要将他淹没。

可是成江洗却连一丁半点想要压制这些野心欲.望的想法都没有,因为这些是杨清焰那个狠心的丫头最后在他的心上留下的痕迹。

时间仿若静止,哪怕周遭风雪漫天,成江洗却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只安静的注视着一个方向。

守候在周围的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许久,才有一个小太监在其他人的逼迫下,硬着头皮的走到成江洗的身旁,刚一张嘴便犯了难,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的人。

按理说此人数日前便已攻入皇宫,只是不知道为何,迟迟不见称帝,许是因为旧主还在,若做的太过于明目张胆,只怕是会引起民愤,可他刚刚分明听见皇宫中传来报丧的钟声,这不就意味着这皇宫马上就要改名换姓了。

小太监犹犹豫豫,只是还没等他说出话来,成江洗却突然低下头,朝着小太监看去。

眼神相交的一瞬间,小太监一愣,他入宫已经有些时候了,却从未见过眼前这人这幅样子

眼睛亮的几乎要发光,整张脸上都是显而易见的兴奋,小太监有些不解,谁都知道江北王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何曾见过他将喜悦表现的如此明显,几乎要铺满整张脸。

只是还没等小太监细想,成江洗的脸上已经变成一脸的不悦了,像是被人打扰后的不耐烦。

小太监被吓得两股战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王,王爷,外面天冷,屋里暖和,还请您进屋。”

成江洗并未多言,一甩衣袖踏进了屋子,只留下一句“去请国师过来,”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急迫。

小太监不敢耽搁,一溜小跑的去了国师府。

宽敞的大殿内,两人相对而立。

成江洗都等不及梁时安把礼行完,便一把拽住来人的胳膊,激动的说道:“国师,我看到了,她出现了。”

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此刻却像是慌了手脚一般,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仔细的听,却依旧能听出来他声音里细微的颤抖。

梁时安微微叹息了一声,情之一字,果然伤人伤己。

他这一声叹息却让对面的人更加慌张,本轻轻扶着他的手竟是下意识的加大了力度,“国师何意,你分明告诉过我只要她出现了,你就有办法让她复生。”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