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冷漠老公追妻难

冷漠老公追妻难

冷漠老公追妻难

作者:甄纯洁 主角:韩忆桐 夏明阳 来源:原创书殿

连载免费 总裁豪门 婚恋

“别碰我,谢谢。”韩忆桐的手被推开,她不禁皱眉看向面前这个摇摇晃晃的男人。这是她的新婚丈夫夏明阳,宴席途中发神经一般的喝了许多酒,此时走路都已经成了问题。“渣男!”新婚燕尔却惨遭丈夫嫌弃,背后的辛酸却要自己一个人吞下,冷漠的婆婆,刻薄的小姑子,她本可以选择更好的生活!可她偏偏就被夏明阳给吃定了。变故,旧情,情人,几近离婚,谁才是这段危情之中占据主导的那个……...

261.8万字 更新:2020-02-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别碰我,谢谢。”韩忆桐的手被推开,她不禁皱眉看向面前这个摇摇晃晃的男人。这是她的新婚丈夫夏明阳,宴席途中发神经一般的喝了许多酒,此时走路都已经成了问题。“渣男!”新婚燕尔却惨遭丈夫嫌弃,背后的辛酸却要自己一个人吞下,冷漠的婆婆,刻薄的小姑子,她本可以选择更好的生活!可她偏偏就被夏明阳给吃定了。变故,旧情,情人,几近离婚,谁才是这段危情之中占据主导的那个……

免费阅读

“妈,还没休息啊!”

念头涌动,韩忆桐以不变应万变,扯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龚秋玲皱眉看向韩忆桐,皮笑肉不笑。加上那双跟夏明阳如出一辙,轻视而居高临下的眼神,杀伤力简直爆棚。

“小桐,怎么回来这么晚?”

“去家里看了看我爸!”

“真的?”

韩忆桐心想这难道还有假,她一整个下午确实都在自己父亲那儿。

夏明明脆声接腔:“嫂子,你说谎眼睛都不带眨的,平时没少骗我哥吧。”

韩忆桐被这种阴阳怪气的气氛弄的如坐针毡,拼命回想着自己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头绪。

龚秋玲“高知识家庭出身”的素质仍旧稳稳当当,不怒不躁:“我一个朋友看到你去了银河KTV,在包厢里被一个男的搂着,玩得特别热闹……小桐,你岳父处处夸你,现在看来,他眼光也不怎么样。”

韩忆桐被她莫名其妙的话弄的扯了扯嘴角,心里想的却是要搂也是她搂着男的。

银河KTV。

东阳市很有名气的一个销金窟,里面包厢公主的质量个个拔尖,最低的学历都是研究生。

这家KTV对一些普通人来说可能没那么高的知名度,但对于夏家这种圈子来说,没一点秘密。

就是货真价实的灰色场所,提供各种男人最喜欢的服务,有钱人的天堂。

据说小包厢最低的消费都在六千八以上。

韩忆桐压根不懂她为何说这个:“妈,我没去银河KTV啊。并且您每个月就给我那么点生活费,进去买瓶酒都不够对吧……”

龚秋玲不听解释:“你狡辩也没用,反而更让我看不起你。这样,你要感觉到我家委屈了你,我这人也不喜欢勉强,你跟明阳离婚算了。”

离婚?

就凭着莫须有的说她去银河ktv,便让她跟夏明阳离婚。

且不说他根本没沾银河的边,就算是去了,这种话是婆婆能轻易说的么?

夏明阳,这肯定还是夏明阳的意思。

他要是没跟婆婆提前打过招呼,龚秋玲不可能把离婚二字说的如此轻巧。

目光转了过去,夏明阳冷冷淡淡对视一眼,懒懒打了个哈欠。理也不理韩忆桐,对龚秋玲说:“妈,我困了,明儿还要起早。”

韩忆桐心下嗤笑,真是一匹养不熟的白眼狼。

说她去银河是假,逼她跟夏明阳离婚才是真的。

就算她再怎样解释,找证人证明她下午在父亲家里,龚秋玲也不会信,她反而会说自己跟父亲串通好的。

傻乎乎站着,韩忆桐一时沉寂下来。

龚秋玲语重心长:“小桐,我以前觉得你这孩子实在,没什么心眼,能吃苦。才会同意你跟明阳的婚事,也不要求什么门当户对了。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韩忆桐自嘲:“妈,您是看错了,我这人浮夸,耍小聪明,还特别不能吃苦。”

龚秋玲不争辩:“离婚的话我们家也不亏你,你爸欠咱夏家的那六十万我就不要了。另外,我再给你二十万……”

“妈,这种事我觉得还是我跟明阳说比较合适。”

龚秋玲稍显不耐:“这个家我还是可以做主的,我的意思,也就是明阳的意思。”

韩忆桐看她言之灼灼,觉得很搞笑。结婚以来,她一直都想努力融入夏家,接受新的生活方式。结果呢,一次又一次的忍耐妥协换来的是什么?

是连离婚这种事情,龚秋玲这个做婆婆的都能替儿子说出来。

当她是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夏明明看有些僵持,忙道:“嫂子,人要有知足之心。你想想当初韩叔叔病重,若不是我爸爸好心,结果是怎样?再说了,你跟我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没什么感情,好聚好散,大家以后还能见面。”

这话冠冕堂皇至极,如果不是她眼中闪着的得意,韩忆桐甚至会以为她是真心相劝。

心里一动,她忽的想到婆婆误会自己去银河KTV会否是夏明明从中作梗?

自己今天显然是得罪了她。猜测一起,越想越是极有可能。

夏明明这人坏主意一个连着一个,这个从为人处世上就能看出来,做事泼辣而不计后果。

她停了停:“妈,你干涉我跟明阳的婚姻我能理解。但离婚总要有个说法,不能别人说我去了银河KTV,您就相信。”

龚秋玲淡声道:“你是说我不辨是非?”

“我没这意思,是想看看证据。您说有人看到我去了,能拿出照片的话我无话可说,否则就让她过来跟我当面对质。”

龚秋玲眼角余光下意识看向夏明明。

如此轻微的小动作,让韩忆桐更加确信自己所想。

肯定是夏明明恼中午发生的事情,弄出了这么一件乌龙般的恶作剧。

可悲的是,夏明阳或者龚秋玲应该都知道夏明明在故意说谎,却仍旧故意选择了相信。

“嫂子,你少避重就轻,就说这婚你到底离还是不离?”

韩忆桐看着她那张娇俏秀气的小脸:“离不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你们就算看不起,看不惯我。这婚,我也绝对不会轻易离掉。”

龚秋玲印象里的韩忆桐在她面前一直都唯唯诺诺,哪有如此针锋相对之时,怒道:“你……”

韩忆桐却没了呆下去的耐心,转身上楼回房。

龚秋玲愤怒之余也是慢慢冷静下来,转头看向小女儿:“你到底有没有亲眼见你嫂子去银河KTV!”

夏明明笑嘻嘻道:“我看着有点像她嘛。”

“你就是个麻烦精!”

龚秋玲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狠狠瞪了一眼。

夏明明拉住了她胳膊,满脸笑容:“妈,左右我哥是想离婚,我就琢磨着正好借题发挥。”

……

韩忆桐拖着疲乏的脚步回房,一锁上门,就瘫在了床上。

看着天花板,心下有了一番计较。

凭什么离婚?至少在夏明阳彻彻底底到手之前,她是不会离婚的,当然,等到手了,就更没有理由离婚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的父亲。

韩父心脏刚动手术不久,经不住如此大的变故。韩忆桐很清楚,自己父亲特别喜欢夏明阳这个女婿。平时口口声声叮嘱她的也是,要好好对他,好好在一块生活。

所以,就算是在夏家再不招待见,她仍旧会强行忍耐。至少,等自己父亲身体好一些之后再慢慢说。

更何况,夏明阳对她,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想到他在跟自己离婚以后,与别的女人天长地久,她心里就很不爽,就好像是自己心爱的宠物被人夺走了一般。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