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爱似中了毒

爱似中了毒

爱似中了毒

作者:懒鱼干 主角:苏酒司晏 来源:微阅云

连载免费 总裁豪门 虐恋

苏酒的前二十年过的无忧无虑,可这一切都在她的父亲爱上未来婆婆之后戛然而止。她无端成了事件的罪人,母亲恨她,司晏也恨她。为救病重的母亲,她甘愿做小三,任人践踏。她被仇家所抓,手指甲被钳子一个个生生拔下,连肉带血的送到了他跟前。却只等来了一句寒冷刺骨的话,“我要忙着结婚,她的死活与我无关。”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天降神明,只有恶魔来杀我。...

32万字 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苏酒的前二十年过的无忧无虑,可这一切都在她的父亲爱上未来婆婆之后戛然而止。她无端成了事件的罪人,母亲恨她,司晏也恨她。为救病重的母亲,她甘愿做小三,任人践踏。她被仇家所抓,手指甲被钳子一个个生生拔下,连肉带血的送到了他跟前。却只等来了一句寒冷刺骨的话,“我要忙着结婚,她的死活与我无关。”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天降神明,只有恶魔来杀我。

免费阅读

好半响,她擦掉了盛在眼里的泪水,神色淡漠的跟医生说,“我知道了。

告别医生后,她去了一趟徐静的病房,徐静比上一回见时还要瘦,几乎只有一层皮包裹着骨头,走近一看有些瘆人。

“妈。”她艰涩张了张口,喊。

徐静听到动静,微掀了下眼皮,随后又不屑的闭上,“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

“免了,看到你我更难受,快滚。”

苏酒不听,非要在徐静的床边蹲下,还握上了她的手,“妈,我们是一家人,无法分割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你的。”

这是五年里,苏酒头一回主动靠近徐静。

可苏酒的话仿若触到了徐静的雷区,她眼神发狠将苏酒示好的手甩到了一旁,“我的家早就被你给毁了!”

苏酒锲而不舍的又握了上去,岔开话题道,“妈,我跟你出去走走吧,天天在床上待着会心情不好,抑郁的。”

医生说病人的身体健康也跟心情有关,所以她想让徐静开心一下。

可对于徐静来说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仅此一件,“什么时候你跟司家那小子死了,我恐怕做梦都能笑醒。”

“我要是死了,恐怕没人会继续支撑你在医院的费用,所以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你陪男人睡觉得来的钱,我还嫌脏!”徐静冷嘲热讽道,“我真是以你为耻,做小三还做的满城皆知!”

苏酒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直至发疼,最后违心的开口,“脏你也得靠它来续命,妈,我跟司晏还没死呢,你要是先死了,多可惜啊!”

瘦骨嶙峋的徐静突然瞪大了满是恨意的眼,朝苏酒扑了过去,蜡黄的双手死死的掐上了她的脖子,“苏酒,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苏酒脖子以上都变得青紫,幸好护士来的及时,将人给拉开了。

“咳咳!”苏酒捂着脖子大力的咳嗽,然后拼命的汲取着充满消毒水味的空气。

徐静被绑到了床上,剧烈的挣扎让她的脸都狰狞的变了形。

苏酒缓缓起身,面露平和,“妈,我有空再来看你。”

随即冷着脸离开了病房,没有理会徐静在她身后说出的恶毒诅咒。

苏酒嘱咐着护士,“最近不要给我妈看电视跟新闻,免得她再受刺激。”

徐静一直想司晏死,如果让她得知司晏回来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护士明理的点头应着,“我知道了。”

“可苏小姐,你不打算去看看吗?”护士满眼担忧的问。

她愣了愣,随即摇头,“我没事。”

护士摸上了她的额头,“烧的这么厉害还没事?”

她发烧了吗?怪不得有些头晕晕的,她还以为最近免疫力提高了,不会有事的。

“是你害死我的!”

“你不得好死,你会下地狱的!”

“苏酒,你真恶心!”

苏酒满头大汗的从斑驳的往事里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发现手上扎着吊针,挂着的点滴已经打了一半。

“你终于醒了。”原本在椅子上坐着的姜河一下就站了起来,按下她床头的呼叫铃。

“你……怎么在这?”

“司晏告诉我你在这的。”姜河说。

苏酒混沌的困意顷刻间一扫而空,震惊又茫然的瞪着眼,似乎在说着,怎么可能。

没等姜河回答,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就走了进来,是她的心理医生,他问,“好多了吗?”

“嗯。”

看着她满额头的虚汗,医生一眼识破,“又做噩梦了?”

“嗯。”

“头疼也没有好点吗?”

“嗯。”她又点了点头,随即说,“医生,我的药吃完了,你再给我开一些吧。”

医生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这是心病,给你开再多的药也没有用。”

“求你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求我的,可我给你开的药对你有半点帮助吗?”医生说着有些无奈,“五年了,为什么你还是放不下呢?”

五年前开始,他就一直给苏酒做心里治疗,可是不管他劝也好,说也好,开药也好,统统没有用处,苏酒就像是在心里绑了死结,怎么也无法疏通。

“你给我开点安眠药跟头痛药就行。”

“唉……”又是一声长叹。

最后医生还是给苏酒开了药,还叮嘱她别将自己困在其中,若不然这辈子也不会从噩梦里脱离。

看着医生放在床头的药,她喉咙有些发紧,医生说她没办法忘怀,可不能忘怀的人又何止她一人呢?

司晏是,徐静亦是……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姜河突然向她发问,“十二就是司晏,对吗?”

她身形一僵,“你怎么会知道十二?”

“你每次在梦里说呓语,都有他的存在,再加上今天被挖出来的新闻,所以我猜想你嘴里一直念的十二,会不会就是司晏。”

“是他。”苏酒大方承认。

姜河眼里尽是心疼,“每当你喊十二时,你脸上总是充满了悲伤,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苏酒垂了垂眸,问“你还记得梁超吗?”

“那天在会所为难你的人?”

“对。”她点点头,“他之所以为难我,就是因为我当时仗着司晏的宠爱,给过他教训,所以我跟司晏的事情一直都不是秘密,只是因为他当年离开了,就再也没有人议论过,如今他风风光光回来,我跟他的事情迟早会被媒体翻出,所以我也没有要欺骗你的意思。”

她抿了抿唇,见姜河没动静,以为他是在担心,“如果你害怕司晏的报复,我可以离开公司的,不会给你造成任何麻烦。”

这种情况,她早就习惯了。

姜河拧着眉心,面露愠色,“我在你眼里是这种人?”

她低头用手抠粘着针头的医用胶布,保持缄默。

见她默认的态度,姜河有些窝火,站起身在病床前来回走了几步,最后爆了句粗,“靠!我他妈要是怕报复,当初就不会让你在我家养了那么久的伤!”

说的也对,苏酒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羞愧,“抱歉……”

“知道抱歉就好好报答我!”

“你想要什么报答?”她想不出来有什么能给的。

姜河面露狡黠,侃笑道,“可以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只要身,不要心吗?”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