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

作者:春雀央央 主角:褚花漾顾承逸 来源:掌中云

连载免费 架空

褚花漾前世作天作地闹着与夫君和离,结果这婚是离了,却惨死在渣男庶妹手中。 一朝重生,醒来就遇到了那个倒霉夫君。 这一世,她定要拿住王爷夫君的权势跟宠爱,让渣男庶妹死无葬身之地。 褚花漾:“夫君,红烛暖帐,陛下赐婚,你可不能嫌弃我。” 顾承逸看着刚拿到手中的《宠妻家规一百条》皱了皱眉头,这个婚,现在退,还来得及?...

54万字 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褚花漾前世作天作地闹着与夫君和离,结果这婚是离了,却惨死在渣男庶妹手中。 一朝重生,醒来就遇到了那个倒霉夫君。 这一世,她定要拿住王爷夫君的权势跟宠爱,让渣男庶妹死无葬身之地。 褚花漾:“夫君,红烛暖帐,陛下赐婚,你可不能嫌弃我。” 顾承逸看着刚拿到手中的《宠妻家规一百条》皱了皱眉头,这个婚,现在退,还来得及?

免费阅读

褚进黑下脸来,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漾儿,你可知错!”

褚花漾冷冷一笑,看着这三个人的目光满是轻蔑。

“爹爹回来还没弄清楚始末就要定女儿的罪,女儿怎么认错?”

陈丽华看她这样的态度,心中窃喜,当场就小声抽泣起来,“老爷,都是妾身教女不严,妾身,妾身有错啊。”

“陈姨娘当然有错!”褚花漾不等其他人开口,扬起气势,抢声说道:“你身为姨娘,却频繁出府,一身色彩鲜艳的衣衫,丝毫不知检点;父亲忙于公务,你不能好好教养女儿,让她养成了蛮横跋扈的性子;张口污蔑正房嫡妻嫡女,这些都是你的错处,如今还想蒙混过关,你以为爹爹是不知礼教能随便糊弄的人吗?”

褚花漾这么一说,褚进就十分尴尬了,这他怎么接话?

要是不仔细问问,岂不是显得自己不知礼教是能随便糊弄的人?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陈丽华当然不能让褚进详细问,当场就拉着褚怜怜一起跪在地上。

“老爷,这么多年,妾身对这个家付出是怎样的,您看在眼中,大小姐她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张口就说妾身的不是。她虽不是妾身的孩子,但妾身平日一直小心翼翼对着,便是怜儿也不及她。就算她是嫡女,我是妾室,可我真心将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怎么到头来没个好,还要被她如此羞辱,妾身不甘心啊。”

陈丽华哭的层次极好,说的也是委屈万分,听的褚进动容不已。

褚进不是喜好美色的人,这么多年也唯有陈丽华相伴,她一心一意自己也是看在眼中。

看着枕边人哭的梨花带雨,当场就心疼了,不过他也没到昏头的地步。

他心疼的扶起陈丽华,安慰说道:“丽华,这么多年你辛苦了。”

“为了相府,妾身一点都不辛苦,只是……”

陈丽华欲言又止,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看的褚进更加怜惜。

他拍了拍她的手,随后问道:“怜儿,你说,怎么回事?”

这么长时间,褚怜怜早就想好了说辞,如今褚进一问,她就开始抹眼泪,带着哭腔说道:“今日春秀坊送来好多衣裳,指明是姐姐的。女儿以为姐姐知道春秀坊是相府的产业,才去拿了衣裳,而且都价格不菲。女儿想到父亲经常感叹这些产业生意不好,难有盈余,便心疼,所以就带着衣裳去找姐姐。”

“女儿本也是好意,想跟姐姐说道说道。父亲持家不容易,各位掌柜的做生意很难,让姐姐收敛一些,没想到姐姐对我破口大骂,还动手打了我,将衣裳弄脏,还说要挂在女儿名下,女儿,女儿实在委屈。”

“后来母亲回来了,与姐姐发生了争执,姐姐用身份压人,母亲争执了两句,姐姐便诬蔑母亲,爹爹若是不信,在场奴仆皆是作证。爹爹,女儿跟母亲,委屈啊。”

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哭的那是一个肝肠寸断,虽不似以往的大悲大喜,但隐忍的哭声,加上柔弱的身姿,将这一番小心翼翼,委曲求全演的淋漓尽致。

陈丽华母女两人如此配合,褚花漾忍不住在心中她们打了个‘好’字。

她忍不住鼓掌,冷声嘲讽,“陈姨娘母女两人不去演戏真的是浪费,实在不行去写戏文也是极好的,这一出戏唱的,那叫一个动人。”

“住口!”褚进怒喝一声,一掌重重拍在桌上,“褚花漾,早知你变成这样,当初就不该听了你陈姨娘的心软之语,说你一个孩子在乡下孤苦无依,将你接了回来。结果你还不知感恩,整日在府内打鸡骂狗,搅得家里不安生。”

褚花漾听着这骂语,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打鸡骂狗?

她神色怪异的看了眼陈丽华跟褚怜怜,说道:“父亲怎么的就听了鸡狗之言就对女儿破口大骂?难道不应该听听女儿的说法吗?”

“你!逆女,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他们是你的亲人。”

褚进被激的一口气闷在胸内,脸憋的通红。

褚花漾了不管他此刻状况,“父亲,其他事情我可以不辩解,但有一事,你未做处理,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我母亲。当年父亲曾亲口说过陈姨娘的孩子是她自己不当心吃错了东西所以才没的,她今日却说是我母亲害了她。

褚花漾指着陈丽华,不客气的说道:“若真是如此,今日我便当着父亲的面,为母亲说一句,如果父亲心中也觉得是母亲害了陈姨娘的孩子,那父亲就休了母亲,女儿拿到休书,自会到母亲坟前烧给她。”

“胡闹,什么胡言乱语。”褚进吓了一跳,当场不悦的撇了陈丽华一眼。

他一改刚才的态度,语气温和的说道:“你身为儿女,岂能乱说父母婚事,你如此作为,你母亲该伤心的。”

“女儿若是不为母亲正名,母亲才会伤心。”褚花漾可不会被他迷惑,她挺直腰板跪下,不是只有陈丽华母女会哭,她也会。

她红着眼眶,无声落泪。“父亲,母亲当年是因为病弱才去乡下养着的,如今怎么到闹出了这一番污蔑,女儿替母亲感到不值,所以想问问父亲心中所想是何?”

褚进心虚,他心中的确是不喜欢褚花漾,但现在淑贵妃得势,他下面的布局还未安排好,若是失去了褚花漾跟淑贵妃的这层关系,到时候淑贵妃随便说两句,只怕陛下不会容他。

什么亲情恩情,都没官位来的重要。

“漾儿,今日的事情,是你委屈了。丽华,你教女不善,罚你跟怜怜闭门思过半月。”

褚进想留住褚花漾,又不想伤害陈丽华母女,却不想这样是两头都得罪。

陈丽华眸中闪过一丝怨毒,面上却依旧恭顺。

“是,妾身知错,妾身这就带着怜儿回去闭门思过。老爷,妾身年纪大了,深觉管理府内的事情力不从心,愿将中馈交给大小姐打理。”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