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都市→ 人世沉浮

人世沉浮

人世沉浮

作者:骑鹤东巡 主角:黄海川何丽 来源:追书云

连载免费 都市长生 逆袭

草根出身的黄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务员,女友是江城副市长千金,来自普通家庭的黄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四年大学恋情告吹,黄海川为挽救这段恋情,受尽白眼,被女友父母无情嘲笑,最终女友冷漠变心,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干部家庭。谁说草鸡不能变凤凰?一次同学聚会,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黄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传奇,人生发生了华丽的逆袭,在官场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恋人再见,谁能笑到最后?黄海川誓将草根逆......

32万字 更新:2020-03-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草根出身的黄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务员,女友是江城副市长千金,来自普通家庭的黄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四年大学恋情告吹,黄海川为挽救这段恋情,受尽白眼,被女友父母无情嘲笑,最终女友冷漠变心,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干部家庭。谁说草鸡不能变凤凰?一次同学聚会,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黄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传奇,人生发生了华丽的逆袭,在官场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恋人再见,谁能笑到最后?黄海川誓将草根逆...

免费阅读

路鸣在黄海川的办公室里呆了快一个钟头才离开,市局的张凯副局长以检查工作的名义来到溪门县局,路鸣这位一把手不仅没有没去迎接,还反而躲了起来,县局副局长谢勇和唐万两人出去作陪,短短一个小时的行程,张凯说是视察工作,走访了两个基层派出所却是心不在焉,整个过程脸色难看,紧紧板着一张脸,中午连午饭都没吃就离开了溪门,谢勇和唐万象征性的挽留了几句,也不敢多说什么,张凯怒气冲冲,恨不得逮住一个机会就发飙,两人也不想这个时候去撞到枪口上,路鸣能躲出去,两人却是只能硬着头皮上,谁让人家路鸣是大局长来着,自己躲出去了,却是吩咐他俩接待。

路鸣是在张凯离去后才大摇大摆的回到局里的,张凯过来后都说了些什么,在张凯离去后就第一时间传到他的耳里,听到张凯严厉批评溪门县的基层警务工作做的不够好,路鸣笑着撇了撇嘴,让张凯抓住这些小事发发脾气也没什么,他权当不知道就是。

中午的时候,黄海川就接到费仁的电话,事情有些棘手!费仁电话里第一句就向黄海川报了忧,地税局的大局长张建东对他调查金源地产公司的财务问题略微表示了不满,费仁的老子虽然是区委副书记,但他毕竟是在地税局混饭吃,张建东发话,费仁也没办法继续查下去,要不是张建东跟他老子私交甚好,他这一擅自做主的举动非得被张建东狠狠训斥一顿,当然,费仁最后不忘告诉黄海川,张建东已经知道他跟吴安有过节,但张建东隐晦的暗示不希望掺和这事,至于黄海川想借助地税局来查金源地产公司的账那就只能说爱莫能助了。

黄海川挂掉费仁的电话,又是陷入一阵沉思,看来张建东跟吴安的关系恐怕也不是简单的朋友关系,听费仁的意思,张建东是暗示不希望掺和这事,表面上看起来张建东是两不相帮,但事实却是张建东暗着在偏帮吴安那一方了,至少黄海川眼下是如此猜测的,因为如此一来,他想通过地税局来查金源地产公司的账这条路也就被堵死了。

想通其中的关节,黄海川不禁有些腻歪,这吴安没想象中那么好对付!黄海川心里做了判断,若是他手头有吴安的把柄,那兴许有办法收拾对方,眼下没办法去搜寻吴安的把柄,这倒是一件麻烦事,地税局这条路给堵死了,还能从什么渠道去查金源地产公司的账?

黄海川一时也是大感头疼,不多时,张平也跟着打来电话了,昨晚喝了不少酒的张平曾豪气万丈的说只要黄海川的事他就义不容辞,绝不会说半个不字,昨晚回去后张平倒头就睡,压根把这茬给忘了,直至费仁上午带人去查金源地产公司被局长张建东给喝了回来,费仁才感到不对劲,打电话问张平昨晚回去后到底跟他父亲说了这事没有,怎么上午张建东还批评他来着,张平这才哎呀一声,道是昨晚一回去就给忘了,然后今天中午,张平瞅着在吃饭的时候就跟父亲张建东提起了这事,张建东让他别瞎掺合,那意思也是再明白不过了。

张平试探了父亲的口风,这就打电话来给黄海川道歉了,想帮忙却是帮不上来着,张平电话里是真的有几分羞愧,怪就怪在昨晚话说太满了,现在却是帮不上忙了,张平电话里道歉的诚意十足,黄海川笑着回答说没事,知道张平也是夹在中间难做人,表示理解。

费仁和张平都指望不上了,剩下的就只能靠杨振了,黄海川一时也有些头疼,昨晚让杨振带回去化验的酒里面应该是能检验出春—药的成分的,只不过光靠起诉个吴安强—奸未遂?以吴安的财势和官场中的人脉关系,光靠这个怕是很难把对方一棍打死,如今这年头,戴套都能不算是强—奸,更何况还是强—奸未遂呢。

黄海川的猜测是没错的,酒里面检测出春药成分了,杨振下午给他打电话说了这个信息,不过同时也表示了要抓吴安有困难,吴安在上面有人,此事不好办。

黄海川下午忙于工作,将此事暂且抛到一边,傍晚下班的时候,黄海川接到了吴安的电话,吴安言语很是客气,表示想跟他坐一坐,一起吃顿饭,已经在溪门县的成功大酒店摆下饭局,恭请黄海川过来。

黄海川略微沉吟了一下,直接来到了成功大酒店赴宴,吴安没想到黄海川来的这么快,微微有些愣神,旋即脸上露出了喜色,只要黄海川肯来,那就说明对方肯坐下来跟他谈,事情就有和解的转机。

“黄县长,您请过来,我真是荣幸之至。”吴安满脸笑容,笑着给黄海川拉开椅子。

“是嘛?吴总昨晚不是在华悦酒店的包厢里放言要把我狠狠的收拾一顿吗?”黄海川似笑非笑的盯着吴安那双眯眯眼。

“黄县长,您宰相肚里能撑船,消消气,消消气。昨晚那不都是误会嘛,是我有眼无珠,不识黄县长您这尊大神仙,说了什么冒犯的话,黄县长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吴安笑眯眯的直点头,那隐藏在厚厚眼皮下的一双小眼珠子悄然的凝视着黄海川,眼神身处闪过一丝阴狠,上午地税局去查他公司的账,他很快就知道是黄海川在背后搞的鬼,若不是他跟地税局局长张建东也有不菲的交情,还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至于公安局那头,吴安知道杨振昨晚带酒精回去是想干嘛,黄海川这是想把他往狠里整来着。

“我们俩可以是误会,那不知道吴总在我朋友酒里面下药,那是不是也算误会?”黄海川眼神逐渐凌厉起来,他心里决定了不会跟吴安善了,之所以还会来赴宴,多少是想看看吴安能耍出什么手段,顺便多了解了解吴安这个人,对自己的敌人多点了解总少不了坏处。

“黄县长,那也是误会,我不知道何小姐是您的朋友不是,我也是事后才知道何小姐跟您是同学,要是早知道的话,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那样做不是,都是误会,误会。”吴安诚惶诚恐的笑着。

黄海川不动声色的瞥了对方一眼,昨晚吴安果然也调查了自己,这么快就清楚何丽跟他是同学,嘴上冷笑道,“吴总,听你这话的意思,要是何丽不是我的同学,换成另外一个普通的女子,你就可以下药胡来了不是?”

“呵呵,黄县长,您这是曲解我的意思了。”吴安脸色一僵,肥大的手掌握紧了松开又握紧了,脸上生硬的挤出一丝笑容,眯着眼看着黄海川,“黄县长,我知道昨晚是我多有冒犯,不过事先也不知情不是,所谓不知者不罪,我也愿意就此事对楚小姐和何小姐做出赔偿,不知道黄县长您能不能高抬贵手?”

吴安说着话,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现金支票,笑着推到了黄海川跟前,“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昨晚冒犯了黄县长您,我自己也是深感惶恐,昨晚一整夜都睡不着觉,今天黄县长您要是不收下我这点赔礼,那我这心里就更加不安了。”

黄海川扫了扫桌上的那张支票,眼皮子也忍不住一跳,七位数的赔礼!这吴安好大的手笔,脸上嘲讽的一笑,“吴总还真是做大生意的人,不缺钱呐。”

“黄县长您说笑了,我也是小打小闹,比我有钱的人多了去,咱就不敢妄自称大了,只不过给黄县您的赔礼不能太寒酸了不是,要不然我也不好意思拿出手。”吴安淡淡的笑着,腰杆子逐渐挺直了起来,心说老子砸出一百万,看你动不动心,嘴上又道,“这只是给黄县您的赔礼,何小姐和楚小姐那,我另有心意。”

气氛有些沉默,黄海川盯着桌上那张随时可以取现的百万现金支票,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感慨,难怪那么多人挤破头颅都想当官,当官果然是好啊,此刻只要他轻轻点下头,不费吹飞之力就是一百万进账,天底下怕是没有比这来钱更快而且还更轻松的行当了,每年那么多的贪官被查真的是一点都不奇怪,这么好赚的钱,不拿岂不是傻子?想必每个贪官在一次次的收钱时,都是从那不受控制的贪念开始的吧,钱,实在是太好拿了点。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