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都市→ 脱轨

脱轨

脱轨

作者:世吹雀 主角:顾泉袁野 来源:掌文

完结免费 婚恋 宠文 虐恋

奔三女青年VS偏执医学研究生,姐弟恋(本文全程追妻火葬场)——  简单来说,这是因为一次网约引来的人生脱轨。  一次网上认识的小狼狗,他威胁她禁锢她,毁了她的平稳生活。后来她想明白了,她和他,都是草原上各守领地的孤狼,不谈爱情,只论薄情。   但她不晓得,孤狼若认定了伴侣,一生只爱她一个,不论其他。 她是袁野百无聊赖的人生中,最温软的光。   袁野:“我只说一遍,你不爱我也可以,但你要是和别人扯证了,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去给你砸场子。”  ps.男主渣男进化者,在校优等生,典型别人家的小孩,在外脾气不好,渣,偏执狂,外表高冷内里糙汉;女主都市白领,普通社畜一枚,脾气好是因为不占惹到金钱纠纷,就都不关她的事。...

32万字 更新:2020-06-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奔三女青年VS偏执医学研究生,姐弟恋(本文全程追妻火葬场)——  简单来说,这是因为一次网约引来的人生脱轨。  一次网上认识的小狼狗,他威胁她禁锢她,毁了她的平稳生活。后来她想明白了,她和他,都是草原上各守领地的孤狼,不谈爱情,只论薄情。   但她不晓得,孤狼若认定了伴侣,一生只爱她一个,不论其他。 她是袁野百无聊赖的人生中,最温软的光。   袁野:“我只说一遍,你不爱我也可以,但你要是和别人扯证了,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去给你砸场子。”  ps.男主渣男进化者,在校优等生,典型别人家的小孩,在外脾气不好,渣,偏执狂,外表高冷内里糙汉;女主都市白领,普通社畜一枚,脾气好是因为不占惹到金钱纠纷,就都不关她的事。

免费阅读

顾泉正发出了约车请求,立即有人接了单子,嘴上说道:“自己订酒店去。”

袁野道:“今晚周五,哪有空房给我啊。”语调敷衍至极,这理由挑得太破绽了。

虽说长海区算是大学城区,一到周末节假日酒店的确都要提前订,但也不至于说一间房都没有,袁野此时就是想跟着顾泉去她家罢了。

在顾泉的潜意识里,她和袁野是网约认识的,现在之所以还有联系也只是身体需要罢了,再加上袁野钓鱼的花心心思,顾泉是不会觉得袁野对自己有感情上的非分之想的。

所以她勉强认为,眼前的学生是为了省酒店钱罢了。

她的视线盯着前方的路口,等着出租车前来,对袁野说了句:“行吧,今晚让你住一晚,不过你明天最好走早点。”

莫莉和她一个小区,她可不想让那个小碧池再看到些什么,再在公司说些有的没的。

车子还没过来,顾泉冻得只好原地跺着脚,想让下半身暖和一点,袁野的视线看向她那被黑色打底裤包裹住的细腿,他昨天就发现了,顾泉的腿虽说细但是肉感十足,像果冻一样细滑软嫩,小腿肌肉使着力时,又带些韧劲,线条感极美。

袁野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眼神突然冷了下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在顾泉的身上有些太过沉迷了,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只是……却也不排斥。

顾泉的那件大衣是短款的,只到腰,下半身没个遮掩当然冷,袁野将身上的大衣脱掉,而后从后面给顾泉套上,低声在她耳边道:“衣服今天在地上滚了好几道,你别嫌脏啊。”

顾泉一滞,点点头没拒绝,只觉得浑身一暖,鼻息间都是袁野身上的味道,她皱了皱鼻子吸了吸,是很普通大众的家纺洗衣液的味道,清新却也浓郁。

风声萧萧,袁野在这种寒冷的天气里,只穿着一件毛衣硬扛着,却也不觉得冷,心底倒还觉得有些炽热。

/

顾泉的家比起第一次两个人网约见面的时候,乱多了,因为她没有预先收拾。

不过顾泉现下倒是不在意,她一进房门打开灯,换上棉拖鞋,对袁野道:“今晚你睡沙发吧,你先洗澡好了,我帮你找一床被子出来。”

袁野弯腰换着拖鞋,穿着一身毛衣从小区门口一直走到公寓里,他也觉得有些冷了,只想快点进浴室冲个热水澡。

顾泉脱下大衣,袁野的大衣是黑色的,却因为滚了尘土灰扑扑的,他身上穿着的毛衣和裤子也是的,脏兮兮的,她原想着就帮袁野的大衣洗干净烘干,可现在看着,不如一道全洗了。

于是她用手指戳了戳袁野,袁野正弯着腰将鞋子放在鞋架上,而后直起身问道:“怎么?”

顾泉平声道:“衣服什么的换掉放在那个蓝色盆里,记得自己洗了,浴室有烘干机的,别再拿到沙发上了,我沙发套上星期才换的。”

她说完就回到了房间,从大衣柜里找出一床薄被,是春秋用的,家里也没有更厚的了。

她租的这个公寓就是窄小的一居室,客厅特别小,放了一个沙发就很挤了,坐在沙发上抬眼不到一米就是贴墙电视机,几乎不用。

一个人的时候刚刚好,袁野来了后,一米八几的大个头站在两三步就能迈完的客厅里,瞧着更加拥挤逼仄了。

不过这还不算小,浴室才真的小,袁野脱了上衣和裤子站在浴室里打开淋浴,等了许久发现水还是冷的,就算浴室开着暖气他也冷得浑身打哆嗦了,于是他打开浴室的门,在门缝里叫了声“顾泉”。

顾泉正在客厅给他把折叠沙发摊开成床,闻声走到浴室门口,瞧着袁野站在那,亮堂的灯光下,她一时面红耳赤,撇开视线问道:“怎么了?”

袁野一双狭长的眼微眯着,眼神若有所思,他直视着她,问道:“水是冷的,热水器坏了吗?”

顾泉这才想起来这茬,说道:“浴室的热水器开关在厨房那边,我忘了开。”

她说着去了厨房打开热水开关,热水器传来烧水的声音,她回到浴室门口说道:“三五分钟就好了,你再等会。”

浴室的门缝并未合上,袁野在门后只露着一张神情倦懒的脸,在顾泉转身继续铺床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把顾泉拽进了浴室。

他迅速的反手又关了浴室的门,不到三平米的浴室待了两个成年人,瞬间有些拥挤。

淋浴的花洒还挂在那放着水,水温渐渐的从个位数上到了四十五度,密闭的空间里氤氲上了水汽,袁野从背后搂紧顾泉,稍微弯下背脊,脸贴着她的,低声道:“顾泉,一块洗吧,我太冷了。”

他熟悉的轻笑声,箍紧腰部劲道很足的手臂,还有性感充满磁性的声音,让顾泉心跳速度迅速加快,像是疾驰在草原上躲避野狼追捕的兔子。

花洒的水已经溅到她的头发和脸上了,她早上化的妆都在脸上都快十八个小时了,本就有些花了,沾了水以后她更觉得不舒服,顾泉伸手想推开他的手离开浴室,却被他蛮横的将她的身体掰正过来,顾泉一抬眼便对上他白皙宽厚的胸膛。

他此刻倒是不觉得冷了,温热的水汽将浴室调整到了一个怡人的温度,他垂着眸,一张棱角分明,透着年轻气息的俊颜,顾泉瞧着只觉得精神恍惚。

“喂……小心我待会把你赶出去……”

此刻顾泉说出口的狠话实则没什么力道,袁野反而觉得听着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他俯下身,吻住了那双涂着豆沙红口红的嘴唇,在她惊讶的时候迅速攻城掠地,身体将她逼迫在湿漉漉的瓷墙上,一只手还不忘体贴的拖着她的脑袋,以防止后脑勺被磕到。

“袁野!我衣服被花洒打湿了……”毛衣一洗又要缩水了。

……

顾泉之后总是会想,她自认为是一个成熟理智的奔三女性了,却可能和袁野在她身上所发现的,不太一样。

所以她所忽视的,是袁野对待自己的细微变化,如果换做是青春期时候的自己,会辗转反侧,将一切接触时的眼神动作都回忆许多遍,而后激动地睡不着觉吧。

不过今晚没睡着觉是因为两人安静下来已经是凌晨快五点了。

因为冬天的清晨天亮的晚,窗外看着还是乌漆嘛黑的,顾泉锁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正对上袁野,他也没睡,却一副餍足满意的样子,侧躺着定定的望着顾泉,顾泉的眼神看起来总像是在走神,蒙着一层雾气的感觉,袁野扯了扯唇角,问道:“睡不着?在想什么?”

他和她已经约过好几次了,但其实都没怎么专门开口问过对方什么,比如很熟络的“你在想什么”、“你在烦心什么”、“最近发生什么事了”之类的朋友之间的询问。

顾泉的身体碰到墙壁,被窝里的腿紧紧挨着袁野的,暖和是暖和,但是太挤了,她皱皱眉:“我被你挤得翻个身都困难。”

明明今晚的安排是让他睡那个小沙发,没曾想还是让他登堂入室钻进了她的床上,两个女生睡得话倒是勉强可以,但袁野那么大的块头,又都裹在一个被子里,拥挤着不太习惯。

袁野一听,挑挑眉,大手握住顾泉的双腿,然后将她的腿搭在他的身上,省出点空间来,像是抱着一个布偶熊,他道:“是不是觉得舒服宽敞多了?”

他的衣服还放在盆里,空调房里盖着被子不穿衣倒也不觉得冷,手脚触及之处,哪有真正的布偶熊软和舒服。

“袁野,你怎么和那些人打起来的?”顾泉委实无聊,于是开始找话题聊了起来。

袁野语气平淡:“我在酒吧玩累了准备回学校,在门口看到他们想‘捡尸’,就上去把他们打了一顿。”

顾泉笑了起来:“你居然不是那种袖手旁观的人?还挺见义勇为啊。”

“嗯,算是吧。”袁野声音闷闷的,其实比起见义勇为,他是找着了打架的机会。

“我本来不是很想八卦的,但我现在睡不着,我索性就问了啊——”顾泉打趣道,“你昨晚约我去蹦迪,是不是为了去到莫莉面前,想刺激她啊,我昨天听到莫莉说也去蹦迪,你昨晚看到她了吧?”

袁野闻言,胸膛抖动着,笑出声道:“我单纯的是想约你去玩,你想的未免太八点档情感剧场了吧?”

“莫莉啊,啧,这个女的太绿茶了。”袁野本来懒得提她,但是瞧着顾泉眼睛里放出八卦的光芒来,就多说了几句,“其实我并没有追她,那天和你们吃饭的时候,她说是因为在食堂卡里没钱了,我帮她刷了对吧?其实是她看到我了,自己饭卡里的钱请室友吃饭刷光了,然后跑来找我借卡,加了我微信。”

顾泉听了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她道:“之后她就追你了?”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