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 手机版

首页恐怖→ 黄河诡事

黄河诡事

黄河诡事

我爱小西瓜 著 主角:张生 秦缺

完结 免费

《黄河诡事》是我爱小西瓜写的恐怖灵异小说,主角:张生 秦缺,内容:爷爷说,我是被一口棺材从黄河上游冲下来的,命格薄,这辈子都不要靠近黄河,可是阴差阳错的是,我偏偏在黄河里惹上了一具绝美女尸……从此之后,我踏上一条不寻常的路:三下地府、四问龙宫、地下尸城、无人村庄等等怪事接踵而至。...

10.8万字|1970次点击 更新:2018/08/13

在线阅读

《黄河诡事》是我爱小西瓜写的恐怖灵异小说,主角:张生 秦缺,内容:爷爷说,我是被一口棺材从黄河上游冲下来的,命格薄,这辈子都不要靠近黄河,可是阴差阳错的是,我偏偏在黄河里惹上了一具绝美女尸……从此之后,我踏上一条不寻常的路:三下地府、四问龙宫、地下尸城、无人村庄等等怪事接踵而至。

免费阅读

只见老爷子忽然把自己的衣服给撩拨开来,我就看见老爷子手上,有个血淋淋的伤口,伤口现在还是呈现的腐烂的状态,基本上也没做什么处理,而且看着像是被野兽给咬的一个伤口。

此时老爷子面色苍白,额头上还有细小的汗珠子,渗出来。

秦缺看了眼后问说:“老爷子,多久了?”

老爷子忽然咳嗽了一声,然后缓缓的说:“已经一年多了,求医问药许多高人,也一直没好,直到前段时间,听人说,有个地方挖出十四口宝棺,说买了之后,就可以镇压住我伤口的这股邪气,我听了之后,就买了回来,可是买回来后,没想到病症发作的更快。”

我看了眼老爷子,心想他也是傻,那十四口棺材都差点把我给害死,本来就是邪物,还怎么可能有镇邪的作用呢,而且伤口一年多了,居然还是腐烂状态,到底是什么野兽咬的才会这样啊?

说着话,老爷子还叹口气。

秦缺接着说:“那现在十四口棺材在哪里?”

老爷子说:“十四口棺材,已经被那人带走,当时那人还从十四口棺材里,提炼出了一股奇怪的气体,最后弄成一颗丹药,说这是那十四口棺材的残存的精气,我吃后,就会好,可是没想到的是,事与愿违。”

“当时我手上的伤口,的确好了很多,可是等那人走后,就立马恶化了。”

我立即脱口而出问说:“那人是谁?”

老爷子接着摇头说:“不知道具体名字,不过他让我们称呼他一声叶先生就成。”

“他长什么样子?”

我心里此时已经起了波澜,这家伙,很可能就是我们的家仇人。

老爷子此时的状态看起来不是蛮好,像是在回忆,只是脸上很快就现出了痛苦的神情。秦缺见状,赶紧出声说:“老爷子,你刚恢复点,还是不要多想。”

老爷子嗯了声。

秦缺看了我眼,说:“张生,凡事不要太急,慢慢来。”

我虽然心里着急,但此时也只能说好。

老爷子忽然问我说:“小哥,难道你和那十四口棺材有关系?”

我看了眼秦缺,秦缺给了我个眼神,示意我可以说,所以我直接就开口说:“老爷子,实不相瞒,这十四口棺材其实是从我家里挖出来的,所以我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家的,现在有人从您这,弄走十四口棺材,我就怀疑这个叫叶先生的,是我们家的仇人。”

老爷子哦了声,说:“原来如此,小哥,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们家装有监控,我现在带你们去看看。”

老爷子说着话,就要下床。

我见老爷子身体状况不是蛮好,就说,老爷子你躺着,我让阿豹带我们去看就成。

结果老爷子说:“没事,好些天没下床,现在正好趁着自己清醒,出去走动走动。”

听他这样说,我和秦缺就都没有阻拦,像这种有钱人,家里有监控摄像头也不意外,我搀扶着老爷子往外走去,等出去后,阿豹见状赶紧过来搀扶住老爷子的另外一边。

阿豹开口就问说:“老爷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找医生吗?”

老爷子摆摆手,说不用,直接对阿豹说:“你去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给他们看看叶先生吧。”

“看那个混蛋干什么?”阿豹忽然变的有些气氛。

但看到老先生的严肃的面色后,阿豹就不敢违背,带着我们就往监控室去。

路上二虎还开口问我说:“小生,老爷子现在是不是已经治好了?”

我摇头,表示还没有。

二虎原本还有些高兴的脸,瞬间就变的萎靡了几分,到了监控室后,阿豹直接把视频调给我们看,阿豹不断的快进,只是看着看着,阿豹的面色也变了。

“老爷子,好像看不到脸。”

我凑上去看,好像只能看到一个人背影,就算能看到正面,也看不到脸。

二虎的面色也变的有些精彩,嘀咕了句说:“难不成这电脑也中邪了吗?”

秦缺却是淡淡的开口说:“叶先生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他脸,所以就耍了一点手段。”

阿豹忽然就愤怒的说:“难怪这老家伙,后头花了好几天时间找他,都没有找到半点踪迹,要是等我找到他,非得弄死他不可。要不是他,我家老爷子肯定不会落到中邪的地步。”

“阿豹,注意你的言行。”

本来很恼怒的阿豹,听到老爷子沉稳的声音后,立马就收住了自己气愤的态度。毕恭毕敬的站在老爷子身边。

从监控室出去后,老爷子说:“高人,看来这叶先生也是一个有手段的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的,所以我们可能是帮不上什么忙了,还是得你们亲自出手。”

秦缺笑着说:“老爷子,你谦虚了。”

我们重新回到了老爷子的房间,老爷子忽然问我师傅说:“不知道高人怎么称呼?”

秦缺说:“我也不是什么高人,不介意的话,直接叫我声秦缺吧。”

老爷子也是个讲礼数的人,称呼我师傅,为秦先生。

我师傅应了声,老爷子接着问说:“秦先生,我这伤能治吗?”

秦缺说:“老爷子,你放宽心,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伤是不能治的,得看这伤是怎么来的?知道怎么来的,就知道怎么治。”秦缺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可以说是刚正不阿。

而且这番话,落下后,老爷子的面色就变了。

“真的要说吗?秦先生。”

老爷子变的有些犹豫起来。

秦缺倒是也直接就说:“如果老爷子不方便说的话,我们就先告辞了。”

秦缺说完,也不拖泥带水,喊上我和二虎就准备离开。

走了没几步,老爷子就开口喊住秦缺,说:“秦先生,请留步。”

秦缺站定脚步,但是没有回头,而是开口就说:“老爷子,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你的伤口我也没有办法下手医治,就算留下也没用。”

老爷子叹口气,悠悠的说:“好吧,秦先生,你先请坐,我给你讲讲。”

秦缺从头到尾都无比镇定,像是吃定老爷子会开口把事情说出来。

我们折身返回,坐下后,老爷子也没含糊,开口就讲起了那件往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