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绝世女帝:登基吧,公主

绝世女帝:登基吧,公主

绝世女帝:登基吧,公主

白长苏 著 主角:白书瑶 程文熙

完结 免费

《绝世女帝:登基吧,公主》是白长苏写的言情小说,主角白书瑶 程文熙:,内容:白书瑶自己一直都有自己的目的和目标,他们外祖父一家全部丧命,全都是因为那个站在顶端的男人,当初为了权势娶了她娘,无用了就抛弃甚至杀了他们白家所有的人,现在她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3万字|250次点击 更新:2018/08/28

在线阅读

《绝世女帝:登基吧,公主》是白长苏写的言情小说,主角白书瑶 程文熙:,内容:白书瑶自己一直都有自己的目的和目标,他们外祖父一家全部丧命,全都是因为那个站在顶端的男人,当初为了权势娶了她娘,无用了就抛弃甚至杀了他们白家所有的人,现在她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免费阅读

凤翔十八年。

桃花红,半零落,宫灯明亮如白昼,可惜了,一入宫门深似海。

锦绣殿,纹饰复杂华丽的云帷垂在地上,刻着龙纹的的大柱挺立在大殿里,卧榻的旁边,跪坐着一个少年,少年的影子在宫灯的照耀下,凝滞在地毯上,显得浓重。

南书瑶睡得浅,恍惚之间听见了铁蹄号角的声音,仿佛战场上的厮杀一般,她从梦中惊醒,一抬头,便看见面前少年的面容。

她缓慢地挪动了一下,想要起身给自己倒一杯水,那少年便也从睡梦中转醒过来,不甚清醒的说道:“母后。”

南书瑶坐起身来,“你这孩子,我已经油尽灯枯了,你也不必要再来守着我了,你应该多陪陪你娘。”

少年走到桌边,给南书瑶倒了一杯茶,边说道:“哪里,是我娘亲让我来了,她说,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她已经不怨你了。”

南书瑶拿起少年给她倒的茶,抿了一口,笑着摇摇头,“玄宙,你不懂的。”你怎么会懂呢?那些年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你又怎么会明白呢。

玄宙说道:“母亲,你总是说我不懂,可是我不懂什么?不懂你为什么会封我做太子?不懂你是如何成为皇帝的?我其实都明白。”

南书瑶笑看着他,不再说话,他长得和那个人,真是越发的像了。

她垂下眼睛,想到了多年以前的自己……

三月的桃花随水飘逝,四月的的枇杷还没有黄透,白书瑶就背上行囊,留下一封书信,踏上了前往大齐的路。

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是白书的女儿,而她的父亲,是大齐的皇帝,她要去找大齐的皇帝报仇,为了她外祖一家三百口人。

北胡的天气总是要比中原冷一些,她刚出北胡不过三天的行程,便已经换上了春衫了,这让她感到新奇,以前在北胡的时候,那厚衣服还要再穿些时日。

大齐才刚建立,但因为有前朝的底子在,到底还是繁华些,就算是在边境这样的地方,也是繁华得紧。

街上人来人往的,不止是齐人,还有些胡人,也穿行其中,做着生意。因为一直长在母亲身边,多年过去,白书瑶都不曾逛过街了,因此,她看什么都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卖糖葫芦嘞,好吃的糖葫芦,一文钱一串,不好吃不要钱……”一个卖糖葫芦的从白书瑶的身边走过。

“来串糖葫芦。”南书瑶说道。

“好嘞。”说着,卖糖葫芦的就给了白书瑶一串糖葫芦。

白书瑶将糖葫芦拿在手中,看了一下,这才下嘴,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吃这个东西了,再吃时,竟然这般好吃,白书瑶大口吃着。

正在白书瑶大大咧咧的吃着糖葫芦的时候,没有看见一旁的几个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看。

一个男人冲着另一个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就没了影踪。

白书瑶一条街逛过来,买了许多的东西,因此手中已经拿满了,行动间,也有些不便了,她想到母亲说的,在不方便的时候,该舍弃的要舍弃,可是白书瑶看了又看,手中的东西竟是一样也舍不得扔。

就在白书瑶纠结的时候,大街上突然就乱了起来。

“着火了,快跑……”几个声音交织在了一起,于是人们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东西,都跑了起来。

人群越来越挤,叫白书瑶都有些挪不动脚了,突然一双手推了白书瑶一下,她便被推倒在了地上。

白书瑶手中的买的零散物品散落了一地,有些还被踩了几脚,让白书瑶不甚心疼,她赶忙捡起散落一地的行李。

一旁的两个人也帮着白书瑶捡起来,白书瑶连声说着谢谢,但是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一个人。

突然白书瑶被一张棉布捂住了口鼻,紧接着她就闻见了一丝味道,迷药,白书瑶心下一惊,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她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大街上少了个少女,也没有人在乎,刚才的火也被扑灭了,大家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了,街上仍然是人声鼎沸的。

白书瑶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阴暗的屋子里面,她的头因为迷药的缘故,还有些晕乎乎的,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她想要揉一揉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起来了。

外面传来几个人说话的声音,白书瑶侧耳倾听,希望可以寻找到机会跑掉。

“虎哥,你可真牛,那小娘子身上的财物还真不少呢?”一个有些猥琐的声音阿谀道。

“哼,那是,也不看你虎哥我行走江湖多少年了。”这个人明显就是虎哥,他自得的说道。

“诶,别的不说,敬咱们的虎哥,等下咱们就去将那小娘子给送到万花楼去,那老鸨子少不得得给咱们多少钱呢。”另一个声音说道。

然后外面就笑成一片,喝起酒来。

白书瑶心里却已经知晓了外面一共有几个人了,现在她只有一个人,万不能打草惊蛇,而且听这些人的意思,是要将她给卖了,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要尽快逃出去。

她四处看了看,墙上有一个窗户,她可以从那里出去,至于手上的麻绳,她看了看一旁豁了一个口的破碗,里面还装着些水,想来,是给她们的。

白书瑶将碗里面的水倒了,然后,死劲了将碗给打碎,这样的声响,当然激起了外面的绑匪的注意,他们过来瞧了瞧,只见李阿敏的人都昏睡着便离开了。

“没事,估计是老鼠将碗给打碎了吧,咱们接着喝吧……”

白书瑶间绑匪们没有发现什么,便往死劲的够碗的碎片,她拿起来一块,将绳子给割开,心里便松了一截儿。

待割开绑住手的麻绳以后,她迅速的将脚上的麻绳也解开来,踮起脚尖,走到了门边,然后往外看了一眼,那些绑匪正喝着酒,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过来。

手上还有一股子刺痛感,那是刚才割开绳子的时候,不小心弄的,她随便从衣服上撕掉一条破布,然后包在了伤口上。

白书瑶靠近了那个窗户,她手脚并用着,爬了上去,她的身体纤细,再加上她母亲很注意培养她,她也是习了一些武功的,所以很容易的,就爬了上去。

她用手松了松旁边固定窗户的几个机关,然后推开窗户,爬了出去,却不小心将一块儿瓦片给弄掉了。

随着一声响动,绑匪们,也发现了白书瑶不见了的事情。

“大哥,小娘子跑了。”一个声音叫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