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萌点阅读!手机版

首页言情→ 浮生若梦锦流年

浮生若梦锦流年

浮生若梦锦流年

作者:过往不算 主角:徐清砚 苏苏

连载免费 古风

古言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真真是十分好看,作者文笔深厚,喜欢古言的朋友们可千万不要错失啊。小说导读:他浴血征战,报了家仇,解了国忧,为何却要交出帅印,想要做个闲散的商人?当朝皇帝为何怒喝他“拿着你的将印,滚出去”当他找到了梦中的青梅竹马时,皇帝为何让他只能纳妾不能明娶过门。蛛丝马迹引出当年的冤案,夫妾二人如何应对呢?让我慢慢道来。...

12万字 更新:2019-04-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古言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真真是十分好看,作者文笔深厚,喜欢古言的朋友们可千万不要错失啊。小说导读:他浴血征战,报了家仇,解了国忧,为何却要交出帅印,想要做个闲散的商人?当朝皇帝为何怒喝他“拿着你的将印,滚出去”当他找到了梦中的青梅竹马时,皇帝为何让他只能纳妾不能明娶过门。蛛丝马迹引出当年的冤案,夫妾二人如何应对呢?让我慢慢道来。

免费阅读

厚重的云,遮蔽了本就稀疏的星辉,似要挣脱束缚般地向下挤压着。片刻,雨水便如重珠坠落,肆无忌惮地击向一切可及之物。

珠雨敲打在飞檐凉瓦上发出“砰砰”的声响,继而汇聚成流,倾泻般的冲向地面。

地面上的泥土,终是抵不住这水流的撕扯,形成沟壑般的道道纹线,水蛇便在这纹线中窜将而去。

洛邑城位于中原腹地,是一座经历过历史沧桑的古城,也是过往数个皇权所在的都城。风云变换,城旗更迭。但洛邑城依旧以它巍峨的身姿伫立着,用它那悲悯的目光,注视着世间众人的生死轮回。

当下的洛邑,是卫朝的都城。与过往一样,它仍旧繁华着曾经的繁华,荣耀着曾经的荣耀。

但在此刻,所有的荣耀与繁华,都被这风雨击的狼狈不堪。雨水毫无顾忌地将它罩于其下,肆意地冲刷着城中每一个角落。

便是不说那洛邑大街的青石路面,水流成河。也不说东锦路两旁茶肆酒楼的招牌旗帜,风雨飘摇。

只说那百花巷里应季开放的木芙蓉。这个晚秋,原本正是木芙蓉风姿艳丽的时节,那或白或粉或赤的花瓣,美如芙蓉初出水,娇若菡萏露中花。

就是这美,这娇,常使文人驻足抒情,墨客止步感怀。更有那闺阁之人,遮了容掩了面,在巷中走走停停,欣赏花景。

然而此刻,这美、这娇,早被这无情的风雨吹落了锦瓣,打折了碧枝。就连落于地面的碎叶乱花,也被流水带着飘向了远方。

唯一可喜的,便是这暴雨并没有乱了世人的更习。子时的城中,百姓院户里多半早已吹灭了烛火。

那城南著名的露华阁中,虽说灯火依旧,但其间也都郎情妾意地揽香入怀,行那改行之事了。唯有那风流才子,依旧在自己心仪的清倌人前,说这夜、这风、这雨、吟上几首诗,道上几句词,来博得佳人一笑。

终究是太晚了,倦意一起也便无趣了。廊檐下那盏盏大红灯笼仿佛被掩了光芒,昏暗的在雨夜中随风摇晃。

城中,宽阔的洛邑大街上,一队披蓑衣带斗笠的武卫营巡城而至。

队伍最前头是一名骑着高马的校尉,雨水透过斗笠湿了他的脸颊,又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他直了直身子,用手在满是雨水的脸上抹了一把。有些徒劳,只是瞬间又湿了满脸。

校尉嘴里嘟囔了几句,想来也是在抱怨这鬼天气。手中的缰绳猛地一抖,双脚轻磕马镫,身下的高马便向皇城方向奔去,后边的士卒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马蹄声与兵士们踏在积水处的“啪啪”声,在这般大雨中,瞬间也就无迹可寻了。

皇城坐落于洛邑的中心位置,是由众多的宫殿和亭阁组成。

最外一圈是红墙灰瓦的护城城墙,城墙内侧宽大的甬道上铺着青条石。甬道两边都有一些亭阁屋舍,楼宇宫殿,多用于皇宫大内的各司衙门。再向内,又是一道城墙围住了里面的皇宫。

内城城墙修的极是高大坚固,整块整块的巨石高高垒起,挡住了一切想要窥探其内的目光。

此刻,皇宫内御书房的大门紧闭着。门前两名侍卫身着亮甲,手按刀柄笔直地站立两侧,如此大的风雨也没有乱了仪态。通明的灯火从门缝里透出来,掠过两人的身上,随即便消失在雨夜里。

房间里数十支描金红蜡照亮了整间屋子,粗大的蜡身不时地向下滴落着烛泪,棉制的烛芯因为燃烧偶尔会发出啪啪的声响。

屋内左右两边立有巨大的红漆圆柱,圆柱之上绘有鎏金盘龙,形态张扬霸气。立柱之下各有一名内侍,素衣打扮,身形纤瘦,面容白净。此时两人都微低着头,垂手而立,不敢轻易地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其中一名年纪老些的内侍,不时地侧目,怯怯地望一眼坐在御案前的人。片刻后,老内侍仿佛鼓了好大的勇气,抬起头咽了口唾沫轻声说道:“陛下,已过子时......”

话未说完,一道凌厉的目光直射过来,剩下的话也便咽了回去。

御案左右两边立着两盏宫纱罩灯,烛光透过薄如蝉翼地纱罩,将铺在案上的一张卫朝全境地图照的清晰无比。

靖德帝康睿一手拿着密折,另一只手在地图上沿着线路比划着。蹙起的浓眉一直未舒展过,拿着密折的手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知道,这场即将到来的杀戮不比过往的任何一次。如果败了,卫朝是无法承受的,卫朝也将陷入生灵涂炭的境地。

康睿放下手中的密折,低头微闭双目,用手支撑前额揉搓着。老内侍见状,赶忙快步走上前,来到他的身后轻柔地按着皇帝的肩膀,依旧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看着眼前这位已过不惑之年的皇帝,繁重的国事令他双鬓早已有了白发,金冠束发下的消瘦面容,此时更添了一份倦意,老内侍不由地在内心轻叹一声。

烛光摇曳,案前铜雀香炉里的檀香袅袅散开。

书房外,曲廊的白石地面上有三个人缓步而行。

走在后边的是两个身穿淡青曲裾直衣的宫女。其中一名宫女则一手持伞,一手托着食盒紧靠在身,生怕雨水淋湿了食盒。另一名宫女右臂直伸,将手中的油伞向前举着,罩住了走在身前的人,而自己大半个身子早已淋湿。

伞下之人,身着朱红印花双绕锦缎深衣,一条云纹金边的宽幅束带系在纤细的腰身上,勾勒出婀娜的身姿。

因为雨寒夜冷,女子身上还罩着一件深色对襟长袍,长袍上的金丝牡丹绣的是栩栩如生,精美秀丽,显出了女子的高贵气质。

女子双臂微端,宽大的袖口处一双修长白皙的玉手,交叠的放在小腹前。步态轻稳,仪容端庄。只是风雨太大,袍边裙尾已经被雨水淋湿了。

门外请安声响过,大门便被轻轻地推开。

老内侍见到进门之人,连忙错身跪倒,与早就跪伏在地的年轻内侍一起轻声道:

“参见皇后娘娘。”

康睿睁开了微闭的眼睛,望着已经走进来的皇后笑问道。

“这么晚了,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过来了。”

说罢便将密折放入御案上的檀木匣子内,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手臂,走到旁边暖阁里的桌旁坐下。

皇后屈身见过礼后,也跟着皇帝走进暖阁。跟随的一名宫女接过皇后解下的长袍,另一名宫女也连忙上前,将手中的食盒放于桌上。

皇后笑言道。

“妾身听说,陛下一直在御书房。这会都过子时了,想是皇帝也该有些饿了,便做了八宝甜粥和几样小点心送来。”

说完,便将食盒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摆在圆桌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