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时间:2016-01-04  编辑:育人教育网  栏目:高中作文  点击:

  芥川龙之介对那些日常琐事一定还不够热爱,不然就不会为琐事所苦了。

  我是这样想的。彼时她给我发来一份电邮,是两副旧时纹样,一样是忍冬,一样是缃色绣线添上了金红的繁复西番莲,她问我哪个纹样更好看些。我似乎可以看到她在电脑另一端雀跃的样子,一脸欢欣。这是她一日内发给我的第五封邮件,之前她还拜托我挑选衣料﹑暗扣﹑盘扣,纠结于凤仙领和水滴领之间,尽管在我看来这些琐碎的事交给打版师和制衣师就好,但她乐此不疲。

  忘了说,她费了这么多心思就是为了裁一件旗袍。

  “好烦。”——她大概永远不会说这两个字。

  暑气最盛的时候和她一起去冰店喝饮料,我和她点的都是橙子苏打,薄薄的玻璃杯壁上附了一层淡牛乳色的雾气,透着橙子苏打软软的橘黄,她一下子惊呼起来,“真好看唉!”她用胳膊肘拱了拱我,我别过脸去觉得她真是不忍直视的幼稚。

  “当啷”,她拿着吸管去捞沉在杯底的冰块,一个一个地捞,捞上来就托在手心把玩,吸一口饮料含混不清地对我说:“唉…冰块…是橙色的了,真漂亮!唉唉!”我用吸管戳着杯底的冰块,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倒是她,手掌心全是冰凉的水渍。“啧啧,冰块有什么好玩的,拨弄来拨弄去,你烦不烦?”我撇撇嘴,她继续玩着几乎快化光了的冰块,又吸了一大口饮料,甩甩手,“有什么可烦的——你看喏,融了以后的小凹槽里还有橙汁嗳,我要吸掉它,哈!”她手上的液体飞溅到我脸上,带着淡橘色的清甜香气,我似乎能体味到一点点她的快乐。

  除此之外,她吃草莓之前要先逐个用小刷子刷,用盐水浸,最后挨个戳洞,一二三四五套在手指上吃,不顾甜腻粘手的汁水流得满手都是。每年秋天买上一小袋红豆,一颗颗挑选洗净上了清漆传好了寄给友人,附带一张亲手誊抄的小卡片,每个人的都不同,先用花体英文写一遍,再换了0.7毫米的褐色水笔译文。

  在我们看来这些零零碎碎琐琐屑屑的小事简直烦死人,于我们来说是砒霜,于她来说却是蜜糖,这源于她那颗对于生活强烈地热爱着的,百转千回后也不曾褪色的炽红色的心。她像最好的画师,调了朱黛粉碧给这些琐事绘上彩华,她活得浓油赤酱,活得活色生香。

  啊,她今年还欠我一串红豆。

    上一篇:一日看不尽长安花
    下一篇:看轻与看重
    与本文的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更新

    图文阅读

    推荐阅读